English
中文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返回 >

给发展中国家的一记反腐重拳

反腐专家Elodie Beth畅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亚太的反腐败斗争

2018-10-10 15:32 星期三

反腐败斗争几乎总是关乎道德。显而易见,贿赂、洗钱及相关行为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道德的。然而,对Elodie Beth来说,这种程度的分析远远不够。在这个问题上,她还有很多话要说。在她看来,腐败对社会的影响是破坏性的,它会摧毁世界上一些最贫穷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投资缺口为每年2.5万亿美元,”身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反腐败项目顾问的Beth说。最乐观的估计是,腐败每年给发展中国家造成1.26万亿美元的损失,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一半。只要消除腐败,我们就能在消除贫困的道路上取得巨大进步。

坦白地说,Elodie Beth在开发计划署的工作是实践性的,而不是道德性的。她希望构建出不与腐败同流合污的社会,并在此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而不是仅仅口头上承认腐败的罪恶,这在反腐斗争中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最乐观的估计是,腐败每年给发展中国家造成1.26万亿美元的损失,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一半。只要消除腐败,我们就能在消除贫困的道路上取得巨大进展。

Beth女士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反腐败专家,在不同的环境中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她曾担任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廉政处处长,以及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UNODC)处长,负责联合国在约旦的反腐败导师计划。

她现在已经担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治理和透明顾问五年。以曼谷为中心,她的工作范围辐射到亚洲各个地区。从这个独特的工作中,她观察到了亚太地区反腐败工作的诸多成功和挫折,但她从未动摇过这样的信念:教育、美好的意愿和恰当的政策,可以在打击腐败方面取得真正的进展。

6月21日,Beth女士在新加坡举行的2018年第六届亚太反商业贿赂合规峰会上发表讲话,详细介绍了联合国为防止企业腐败所做的努力。在接受Duxes的独家采访时,她深入探讨了错综复杂的反腐宣传问题。她指出这些宣传常常混淆了一些关于腐败本质的普遍观念,此外她也表示,对亚洲最近的反腐进展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根据《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开发计划署和Beth女士确定了减少贿赂和腐败行为的具体目标,但她认为,不能简单地将腐败问题量化。

“我们不认为设计技术性执法方案就可以解决腐败问题,” Beth女士解释说,“腐败是一种系统性现象,需要采取多种手段。”

Beth女士认为,首先,教育公众认识腐败的危险性是反腐的重中之重,这可以让公众的反腐败观念发生革命性变化。只有当个人明白腐败如何对他们的日常生活产生负面影响时,他们才会努力反抗,迫使政府机构严惩腐败行为。

她举例说,韩国在最近几十年发生了改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反腐败活动人士的努力。过去,腐败在韩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广泛存在,从商界到政界,甚至教育界。现在,韩国能够位于大多数全球经济和生活水平排行榜的前列,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会观念的转变。针对前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的腐败指控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反响,导致朴槿惠被弹劾,并被判长期监禁。新一届政府已将反腐败列为一项主要任务,并推动开展一项运动,以根除势力庞大的韩国财团以权谋私的行为。如果没有韩国社会多年积累、自下而上的反腐倡导,近期任何高层政治变革都不可能实现。

在最吸引Beth女士注意的东南亚地区,她很高兴看到,社会反腐观念正在慢慢改变,就像韩国的情况一样,但她也观察到了重大阻碍。她指出,政府高层腐败到了令人非常担忧的地步,因为垄断了政治和经济资源的社会精英们基本上对公众的反腐呼声无动于衷。

尽管朴槿惠总统(President Park)等丑闻占据了多数新闻头条,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生活中的小贿赂才更大的挑战。在东南亚,小贿赂仍在持续,并导致了周期性的、似乎永无止境的贫困陷阱。对受贿者和受贿者来说,他们的行为在这种毫无希望的社会环境中似乎是正常的、理性的行为。公务员薪酬低,士气低落,普通民众又需要社会基础服务,公务员便以可预见的方式将其职位货币化,拿钱办事。

但正是这种思维方式为每个人设置了障碍。当去看医生或其他基础服务时,必须行贿,这就相当于向社会上最穷的人征收一种税,而他们最无力支付这笔费用。正如Beth女士指出的那样,很 少有不受腐败影响的社会问题,从法律上的平等正义到环境保护。对社会的损害远远超过统计数字所显示的财富和机会的损失。

很少有不受腐败影响的社会问题,从法律上的平等正义到环境保护。对社会的损害远远超过统计数字所显示的财富和机会的损失。

“我们总是说,腐败有人性,” Beth女士,“它剥夺了人们获得医疗护理的机会,使儿童无法上学,使无数人陷入贫困。”然而,由于这种影响是间接的,因此很难证明腐败造成的实际损失,而这是我们要克服的最大障碍。

有效的反腐败战略还需要其他社会政策的协助。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CPA)和英国《反贿赂法案》(Bribery Act)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工作提供了支持。这两项法律在解决企业引发的全球贿赂问题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另一方面,由于官员们一开始就愿意索贿,这需要反腐机构和团体展开更多行动。

按照逻辑,在发展中国家提高公务员的薪酬将是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但令人惊讶的是,Beth女士坚持认为,如果不采取更全面的解决方案,那么提高政府雇员的工资对遏制腐败几乎没有效果。她表示:“我们的经验表明,如果贿赂猖獗,那么仅仅提高公务员的工资可能会让问题变得更糟。”

我们的经验表明,如果贿赂猖獗,那么仅仅提高公务员的工资可能会让问题变得更糟。

相反,她提倡全面的公务员制度改革,即完全根据工作表现重组公务员的激励和晋升机制。更重要的是,官员们必须在一个信任他们、尊重他们的环境中工作。Beth女士和开发计划署与缅甸政府密切合作,制定和实施了《2017-2020缅甸公务员制度改革战略行动计划》,旨在加强对公务员制度的管理,实施择优薪酬,倡导业绩导向和以人为本的文化,并提高政务运行的透明度。缅甸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改革之前,大多数公务员认为他们的一些同事接受贿赂。Beth女士希望开发计划署与政府的这次合作能够长久持续下去,因为该国正努力摆脱腐败的束缚。

缅甸的改革案例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逐渐推广到其他地区,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考察各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特征。此外,在制定反腐败方案上,反腐败专家还要遵循制定普遍原则的国际协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UNCAC)是Beth女士常备的一本工具书,它是由186个国家签署的多边条约,是迄今为止最被广泛执行的国际反腐败协定。

虽然《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不如其他公约那样严格,但它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引发了一波加强反腐败立法的浪潮。在Beth女士看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独特之处在于,不仅是覆盖面广泛,而且强调预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呼吁建立反腐败监督机制,同时努力促进政府与企业的廉洁和民间团体的积极参与,这反映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反腐败的认知——反腐败斗争不能单靠执法就能取得胜利。

在其他问题上,比如资产追回——政府可以通过这一方式收回被腐败分子从国库抽走的资金——可能更加简单直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第五章将“资产追回”作为一项基本原则,并概述了追踪、冻结和追回被盗资金的含义。那些饱受高级官员贪污和洗钱困扰的发展中国家都认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规定具有开创性意义。《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可以帮助一个发展中国家追回高达数千万美元的海外挪用资产,法院可以判处长期徒刑,但不懈的倡导反腐败仍必不可少。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工作是填补执法空白,以确保国际法律公约得到恰当的执行,并与政府、企业、民间团体和其他相关机构合作,建立统一的联盟。

因此,开发计划署的工作是填补执法空白,以确保国际法律公约得到恰当的执行,并与政府、企业、民间团体和其他相关机构合作,建立统一的联盟。开发计划署与亚洲开发银行、经合组织和开放政府伙伴关系支助小组等组织建立了诸多伙伴关系。例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亚洲开发银行和经合组织一同提出亚太反腐败倡议,这一倡议由31个国家的政府官员组成,并被划分为两个部门——一个专门从事腐败预防工作,另一个则邀请司法界人士探讨重要案件。在大多数情况下,Beth女士的工作是在国家层面进行的¬——为一个国家的具体改革提供技术支持,或动员各方反腐活动人士推动廉政和打击腐败。

事实上,正如Beth女士强调的那样,打击腐败是一项需要耐心的工作。进步是用数量来衡量的,而备受艰辛的工作可能只会在几十年后才会得到回报,到那时下一代将享受到一个更公平、更繁荣的社会所带来的好处。尽管这项任务似乎永无止境,但促进政府透明度、建立问责机制和打击腐败,每一项都是我们应该参与的斗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可持续发展。

更多信息,请联系:
Cindy Cui 女士
电话: +86 21 5258 8005 转 8253
邮箱: cindy.cui@duxes.cn